停牌长达54个月 -ST新亿新聘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竟然“失控”

停牌长达54个月 *ST新亿新聘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竟然“失控”
停牌长达54个月已成“钉子户” *ST新亿新聘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竟然“失控”本报记者 桂小笋因聘请会计师事务所一事,*ST新亿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了三封问询函。在最新的问询函中,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及,据了解,有关监管部门收到加盖了公司拟聘请的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深圳堂堂)公章和注册会计师签字的相关文件,文件称公司公告内容与事实不符。相关文件称,深圳堂堂公章自1月21日至4月8日期间处于失控状态。针对上述事项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拨打了*ST新亿固定电话欲咨询相关事项,但被提示“号码不存在。”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介绍,“如果上市公司与会计师事务所签署了正式的业务合同,并且上市公司对于会计师事务所内部争议并不知情,那么无论会计师事务所内部产生何种争议,都不影响对外合同的效力。如果‘有效印章’及 ‘善意签约方’两个条件中任何一个不成立的,业务合同就存在无效的风险。”*ST新亿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报未能在4月30日前披露。公司称,由于受前会计师事务所辞任、没有新会计师事务所承接审计等诸多因素影响,年报审计工作无法按原计划进行,公司无法在定期报告的法定披露时限内完成上述文件资料的审查、核实和补充收集工作,预计无法按时披露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。*ST新亿是两市的停牌“钉子户”。同花顺数据统计显示,*ST新亿自2015年12月7日宣布停牌,至今已有54个月,何时复牌仍是未知。同花顺数同时显示,公司目前有股东32916户,在54个月的时间里,这些股东被“深度套牢”。而目前来看,*ST新亿的前景也不乐观,“未按时披露年报会可能会招致监管部门的行政监管、行政处罚,如果逾期两个月仍未能发布的,还会产生暂停上市乃至退市的风险。”王智斌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介绍。从公告中来看,*ST新亿仍在为财报披露工作努力。但是,公司新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,却出现了“罗生门”。3月27日,*ST新亿称,拟聘请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。随后,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问询函,要求说明深圳堂堂近年来审计业务开展情况,专业审计人员配置情况等,充分论证是否具备专业胜任能力等。公司回复后,再次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二次问询函,从公告中得知,深圳堂堂拟将项目签字注册会计师由李哲、陈建生和邓颖俊三人更换为吴育堂、周知和杨勃。吴育堂等3人目前不在深圳堂堂执业,拟从中证天通会计师事务所转所至深圳堂堂,相关转所手续尚未办理完成。公司再次回复后,却引来了第三次问询函。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三次问询函显示,*ST新亿披露了聘请年审会计师相关事项二次问询函的回复公告,并上传了加盖深圳堂堂公章的二次问询函回复。但是,据了解,有关监管部门收到加盖深圳堂堂公章和注册会计师签字的相关文件,文件称公司公告内容与事实不符。相关文件称,深圳堂堂公章自1月21日至4月8日期间处于失控状态。前期,业务约定书与回复公告并非深圳堂堂及相关注册会计师的真实意思。深圳堂堂原合伙人李哲、陈建生和邓颖俊曾于3月27日明确表示拒绝承接本次审计业务,吴育堂在上述三人不知情,且没有深圳堂堂法定代表人李哲授权的情况下,擅自让其亲属吴高枫违背深圳堂堂意愿私自在业务约定书上盖章。目前,深圳堂堂已收回公章,并未在4月27日公司提交的二次问询函回复中加盖公章,回复所盖公章真实性存疑。鉴于此,问询函要求公司请李哲、陈建生、邓颖俊和吴育堂核实并说明上述情况是否属实,原业务约定书是否有效,请提供经上述人员签字的证明文件;请深圳堂堂说明内部决策机制及目前控制情况;请公司核实上述情况是否属实,并说明4月28日公告内容是否真实、准确,请独立董事发表意见等。需要注意的是,深圳堂堂已经购买职业责任保险,累计赔偿限额为1000万元,每次赔偿限额为200万元。